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守望和平,共克时艰——记乌克兰项目撤离行动
    2月24日凌晨5点,我被基地的操茂同志电话叫醒,他焦急地说:有战机和导弹飞过基地上空。我开始以为不会这么严重吧,打开手机一看,醒目的新闻标题已经上线,俄乌开战了。我飞速穿好衣服,叫醒同事。总经理夏文华召集项目部人员紧急商讨形势,启动紧急预案,首先立刻让宁英男联系人力经理,让他通知当地雇员当天正常到办公室工作,一起把后续工作安顿好。在电话交流中获悉两名当地乌方同事已开车前往波兰方向,可敬可佩的是其他多名乌克兰同事仍旧很平静,纷纷表示正常到办公室上班。
    项目部的皮卡车已经提前储备好了紧急备用柴油,我和同事宁英男开车先去超市再储备一些水和食物。一路上,车辆很快多了起来,几个加油站都已经排起了几百米的长队,超市也早已人满为患。路上所见超市、银行、ATM机、医院、加油站都排起了长龙,有的甚至绵延几公里。等了很长时间,终于买到了部分物资;紧急返回到办公室后,镇定下来继续工作,我把非常重要的资料、合同都扫描备份,同时原件打包。
    夏总和副经理王建党一直密切和大使馆、国际SOS救援组织、基辅和敖德萨等地的熟悉的中方企业及朋友进行联系,及时获得最新信息和动态,咨询专业建议并进一步组织讨论分析。同时也组织与当地雇员一块交流,了解他们对局势的判断和想法。我们一起查看了办公室楼下的防空洞,如果有情况第一时间要躲到这里。同时,每个人都打印了一面红色的小国旗,并用俄语注明“我是中国公民”,当作护身符随时携带。甲方也发出指令,所有井场都暂停工作,封闭井位,等候下一步通知。
    第一天的波尔塔瓦相对平静,但敖德萨、基辅、苏梅和哈尔科夫都已经响起了枪炮声,民众在大批出城,道路拥堵,混乱不堪。白天在紧张的忙碌中度过,夜晚降 临,我们丝毫不敢松懈,轮流守夜,查看监控,一夜无事。
    第二日早上去办公室,天上飘起了雪,街道上已空空荡荡,偶尔有行人低头快步走着,商场商店的门窗被用木板或铁皮钉了起来。听战报说,苏梅、哈尔科夫、切尔尼戈夫、赫尔松几个方向的战况都相当激烈,基辅遭受了火箭炮袭击,俄军已经三面包围基辅,准备攻入,乌克兰军队奋起抵抗,不少士兵在交战中牺牲。中国大使馆发通知说要统计撤侨信息,我们按照要求紧急填写,等待撤侨行动。
    在这宝贵的时间间隙里,夏总组织项目部和井上现场人员商讨如何进行封存、如何能确保中方人员不在的情况下设备得以安全存放、安排何人在战争期间看护我们的设备。紧急形成方案后,第一时间中方人员齐上阵,发挥骨干带头作用,现场4名中方人员和当地雇员对现场的设备和基地的库存物资进行封存,并计划后续派当地员工轮流来看井。同时为了确保设备资产的存放安全,决定将现场的泵车从靠近战区的油区驱车200公里开到波尔塔瓦的基地进行存放。临时开泵车的司机是我们乌方的一名机工安德烈,他不畏战火、同时冒着宵禁封城的风险,一路“过关斩将”,独自一人从油田驱车200公里到基地、从基地再开自己的车回家,没有任何的额外报酬要求!这就是我们乌克兰海隆员工的精神,这就是我们海隆最可爱的员工!
    对于后续中方人员的撤离,夏总一直和大使馆保持联系,但是此时大使馆面临的情况也是前所未有的。乌克兰地处内陆,仅一面临海,但港口在打仗,空中有导弹,海空都走不通,官方也不能确定撤退以怎样的形式、怎么集合、怎么到达指定地点、从哪个城市离开。我们虽然心中充满了疑惑,但仍坚定信心,相信局势会逐渐好转,相信还有回旋的余地,相信国家的力量可以给我们以必要的救助。第三日,随着战争推进,基辅市中心已经有民房被炸毁。俄军装甲车往基辅挺进,市区展开巷战,我在网上看到的视频,子弹交织成的火力网在黑夜中格外醒目,像一道道X光,像极了游戏中的场景。乌克兰政府开始给民众发枪,这个消息让人非常震惊。虽然我们不在现场,但想到基辅离我们只有不到400公里、苏梅170公里、哈尔科夫130公里,最近的只有不到两个小时的车程,仍然比较担心。这几天国内的亲人、领导、同事、朋友,都在发消息问候,让我们心里倍感温暖。
    从2月27日开始,乌克兰第二大城市哈尔科夫发生炮战,俄军攻城动用了火箭炮,俄军的坦克已经开进了北部的苏梅,我们公司也有员工家庭在这些战区,他们在承受着更大的压力。大批民众选择逃到波兰、罗马尼亚、匈牙利等邻国,边境城市已经排起了十几公里的长队。更多的人没有其他选择,只能守在家里等待着局势的好转。
        撤离决策
    经过了一周的坚守和观察,战争形势继续恶化。乌克兰政府宣布全民皆兵,给每个18岁以上男性公民发枪;因为中国网络社会舆论对俄罗斯的支持,引起了部分乌克兰民众的反华情绪,这些都对我们中方人员的安全增加了危险。我们仍坚持在公寓和办公室之间往返,和当地雇员一起办公。
    3月1日,夏总接到大使馆命令,大使馆要求我们尽快自行撤离,不容质疑;同时,SOS国际顾问给夏总也传递了信息——哈尔科夫战斗很激烈,因为哈尔科夫是乌克兰第二大城市,部署有乌克兰的坦克营和机步营,是工业重镇,也是俄罗斯最初选定的三处作战目标之一,那里距离波尔塔瓦只有130公里,开车只需2个小时就能到达。如果哈尔科夫被攻陷,那么也就意味着东线乌克兰军队已经没有优势,乌东地区的俄军很容易包抄过来,则下一个攻打目标就是波尔塔瓦,一定要抓住俄乌谈判的窗口期,往西部边境撤离。在得到集团和总部的批准后,我们终于下定决心,准备撤离。
乌克兰的邻国已相继开放针对乌克兰难民的免签限制,我们考虑去哪个国家,摩尔多瓦、罗马尼亚、斯洛伐克、匈牙利或者波兰。从了解到的情况来看,最合适的就是摩尔多瓦和罗马尼亚。摩尔多瓦入境口岸虽然近,但是国家太小,没有开放领空,无法回国,多数走这个国家的难民还是要再次出关去罗马尼亚(刚开始摩尔多瓦并未开放去罗马尼亚的关口)。项目部领导在咨询了国际SOS的建议后,分析确定包车前往乌克兰西部边境哈尔梅乌直接入境罗马尼亚。到那里可以等候大使馆的安排不管是乘飞机回国,还是在那里继续办公,都是可以选择的。
    选择罗马尼亚的入境关口,同时得到了海隆阿尔巴尼亚项目经理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志伟总咨询其在罗马尼亚熟悉的客户,了解罗马尼亚的入境口岸的情况。合作伙伴建议从哈尔梅乌入境,此口岸入境人少,其他入境口岸排队都在10多个小时以上;同时,其将安排车辆在罗马尼亚边境口岸接待我们,帮我们转移到首都布加勒斯特,非常热情、体贴,让我们深受感动。此时此刻,我们切身感受到了公司国际化所带来的力量,走到哪里都有朋友;在困难中,我们的国际合作伙伴展示了深厚的友谊,给了我们无私的帮助。
    撤离之前,我们最不放心的仍是我们的设备资产和公司运行,对于如何安排中方离开后的工作绞尽脑汁:乌方员工中要有人能担得起全部责任、能够安排工作,要可靠,能服众; 对于战时人员如何安排、怎么上班、工资怎么发放,都需要明明白白讲清楚;设备要专业人员来看管,他们既要能镇得住当地的小打小闹,也需要能够应对战时不稳定的骚乱……这真的是非常不简单,但眼下必须要做好这项工作。
    最终我们选择了从公司成立之初就加入海隆的、人品可靠、对海隆忠诚的乌方人力经理巴维尔,并提升其权限,授权其在战争期间对现场、基地,办公室人员和设备进行监管,巴维尔得到授权后,60多岁的老人非常坚定地讲了一句话,让我们很感动:请放心,我会保证每天都来办公室继续办公,看护好我们的设备;如果俄罗斯军队打到波尔塔瓦市区、我不能来办公室看护了,那时候,我会拿着枪在战场,和他们战斗。听到此话,我们顿时都很沉默,竟一时无以对答和安慰,心中产生无名的哀伤。
撤离途中
    3月1号,油区现场的4名中方人员在完成设备清单登记拍照封存之后,乘皮卡撤离了回来,中方人员全部汇合在波尔塔瓦项目部。撤离前的一晚,大家详细地讨论了撤离计划,嘱咐了途中各种注意事项,并分配好各自的职责,准备了路上的食品、药品,充电宝专人负责、统一管理和分配。战时所有道路指示牌已被摘下和涂抹,夏总负责监控路线,如果司机偏离路线要及时提醒,比较机敏的懂俄语的后保宁英男负责路途军警检查的协调,我们其他人随时提供必要的帮助。
当天波尔塔瓦的防空警报响了两次,我们进了两回地下室。
    3月2号上午,我们找来租车服务公司,准备了三辆车,将劳保配件等物资全部倒运到基地库房进行封存,大家都来帮忙搬运、装卸,部分办公物品放到了办公室。随后各自准备好个人物品,带上食物和水,2号中午,我们的机械师迪马帮助我们联系到了一辆小中巴车,海隆公司9人,同时本着中国人互助的精神,将在乌克兰落单的中曼市场人员1名一并集合,共同向着乌克兰西部边境出发。
    一出波尔塔瓦城区,就真切地感受到了战争的气息,基本上每50公里就有一个检查站,一路上经过几十个乌军检查点,每个检查点都堆放着大量的拒马,沙袋堆成战壕,留有射孔,士兵把水泥墩子放在路的一侧,只允许车在另一侧通行。路上看到的车辆基本都是往西去。荷枪实弹的军人上车检查护照证件、行李,司机给每个检查点解释我们都是中国人,部分检查点士兵上车检查我们的护照和乌克兰临时居民卡后给我们放行,有几个检查点还查看了行李,检查是否携带枪支。
    进入西部更加严格,沿途村庄的路口都设置了路障,禁止车辆进入。我们尽可能地沿着大路走,这样车辆较多,应该是比较安全的。有些城市下午五点就开始宵禁,不允许入城,我们因此绕了很多路,花了更长时间。沿途我们司机在乌曼城市的加油站进行车辆更换、给车辆加油,公路上的车流看不到头,也看不到尾。往西方向总是排长队,很多车上满满坐着一家人,副驾驶上坐着宠物狗,后座是孩子,车上绑着大行李箱,他们的家就这样陷入了战火。在加油站,我们看到一辆正在加油的奔驰,车身有3个弹孔,司机一脸的疲惫和忧伤,默默无语。往东方向几乎没有车,不时有运兵车或者军用车辆驶过,我们心情不免也跟着紧张起来。
    这一路从波尔塔瓦出发,经过克列门丘格大桥、基洛夫格勒、乌曼、文尼察、日托米尔、里夫尼、卢茨克、利沃夫、斯特瑞,到哈尔梅乌出关去罗马尼亚,全程2000公里。经过40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在3月4号凌晨到达了哈尔梅乌,这时天色依然漆黑,只有几盏路灯在亮。由于听从了客户的建议,选择的入境口岸正确,出关时没有想象中人山人海的景象,只有我们一行人。关口值守的工作人员检查了护照、扣了章,我们顺利出关。沿着出关的路走了一阵,道路两旁都是荒无人烟的田地,罗马尼亚志愿者在出关口设置了一个援助点,吃的喝的都是免费的,他们非常热情,询问我们一路的状况,我们接过他们递来的热咖啡和面包,这么长时间终于喝上了热饮,也很庆幸,一路虽然波折和劳累,总算是安全了。
    10分钟后,合作伙伴的车也到了,又是十多个小时的车程。路上在一个加油站休息,我们又遇到了一批志愿者,他们拉着一车食品、水和必要的生活用品。看到我们,主动问候是不是从乌克兰过来的,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给我们装了一袋子食物,让我们又一次感到了温暖。当流离失所的乌克兰人跨越国界涌向周边国家时,战火阴霾下的另一面是普通人对于不幸者的同情与援手。然而,各国民众自发的爱心,相较于数以百万计的难民,终究是杯水车薪。
    下午4点我们终于到了罗马尼亚首都,找到了当地中国商会,商会人员给我们找了宾馆住下。我们晚上吃了自己带的饭,终于洗澡睡了个好觉。从2月2号早上出发,到2月4号下午到达目的地,终于安定了下来。
罗国等待
    看新闻说,第一批从罗马尼亚撤侨的航班在3月5日早上5时41分安全抵达杭州;9时46分,第二架撤侨航班安全抵达郑州。我们也非常激动,以为很快就能回国了,毕竟因为疫情隔离政策和机票价格原因,我们多数已经一年多没有回国休假了,又经历了战争的精神磨难,对家的思念更加强烈,急迫地想第一时间回到祖国、和家人团聚。
    5号早上做了大使馆安排的免费检测,6号下午我们将检测结果上传大使馆,等待后续通知。这一等就是两星期。看着一批批已经回国的同胞,我们不免也有些羡慕;同时,在这每天要住宿、吃饭,每天都在花钱,很是焦急。高兴的是,公司决定支付所有费用,让我们安心等候航班。
    等候的日子里也还有不少的工作要做,我们每天在宾馆正常办公,与乌方人员保持沟通,询问他们的安全状况,确保工作不断档。在这段时间里,我们也在时刻关注俄乌局势,每当双方要进行谈判了,我们就期待着谈判能出现好的结果,每当双方释放出积极的信息、俄军队暂时停火了,我们就会轻松一点。西方制裁俄罗斯的消息铺天盖地,其中制裁俄罗斯的猫和树,可能是我们在等待期间看到的最荒谬的新闻了。但我们知道,这里的利益冲突是无法调和的。。看到新闻报道,一名中国公民在自行撤离乌克兰途中遭遇枪击受伤,中国驻乌克兰大使馆第一时间联系当事人提供积极协助,对比起来我们还是挺幸运的,至少一路顺利安全。
终回祖国
    在罗马尼亚等待回国的大约有4000多人,大使馆本着先留学生和老弱病残的原则进行人员航班安排。经过两个星期的等待,我们终于订上了机票。出发前,领导联系了当地商会,商会开车把我们送到了机场,我们在机场做了快检,终于登上了飞机。经过9小时的飞行,我们安全降落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检测,等待,大巴转运,入住隔离中心。
    至此,经过近20天的大撤离,我们终于回到了祖国。
    在这一次撤离过程中,最令我振奋的还是,我们的同事在面临战争这种最危险的情况时,仍都非常镇定,坚决地把工作做好再撤离,井场的设备、基地的设备、项目部仓库的设备、还有办公室的资料等等都得到了很好的保护。部分乌方同事选择留在波尔塔瓦,支持公司的工作,他们都是非常勇敢的人。
    在我们回来当天,东航的一架航班坠毁失事,国内疫情迅猛反弹。失事航班的搜救工作立刻成为了新闻报道的重点,我们在关心国内同胞的同时,好像正发生在乌克兰的战争已离我们远去,但我们头脑深处还留有那个地方鲜明的记忆,那个地方还有我们的同事、朋友、伙伴,也有我们公司的财产。战争仍在进行,难民的数量仍然在与日俱增,我们仍然牵挂着那片土地。愿我们珍惜和平,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珍惜我们的生活和工作,愿世界和平,永无战争!